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映照古今話油燈——對幾件古陶瓷燈具造型的探析

我國的油燈從遠古時代第一次點亮它,就一直陪伴著人們一步步走向文明。我國最早的燈具始見於戰國。古籍曰“瓦豆謂之鐙”,揭示了燈的形制最早是從盛食物的豆演變而來這一歷史事實。晉代郭璞注《爾雅·釋器》“瓦豆謂之登(鐙)”雲:“即膏鐙也”。“鐙”、“錠”二字在《說文》中同義,是指“燈”。從考古發現可知,古人製造油燈的材質很多,有石、陶、銅、鐵、木、竹、瓷、金等。油燈的造型千姿百態,有碗形燈、豆形燈、龍首柄形燈、樹形燈、花卉植物形燈、各種動物形燈、陶人俑形燈等。現拿出三件古陶瓷燈具與藏友共賞。

       宋元時期魯山窯三流、三系瓷吊燈(圖1),造型獨具匠心,精美別致。通高5釐米,卷唇口,短頸,頸間等距飾三個卷帶狀穿紐,紐上部與口沿平;扁平大斜腹,腹沿斜向上裝等距三個流,也就是安燈芯的燈嘴,嘴口略低於器口;矮圈足,平底露胎。器內施滿釉,器表上斜腹可見魯山窯特有的流釉彩斑。可以想像,宋元時期一位學子,將此燈吊在書桌上方,夜間苦讀。這盞油燈三個燈頭,一盞頂普通的三盞燈亮。俗話說“高燈下亮”,燈美,燈亮,學子讀書條件大為改觀。

       漢代紅陶綠釉豆形燈(圖2)。高10.5釐米,盤口徑10.5釐米,足徑10.5釐米,盤表面印有動物、花卉紋(此器為模制)。紅陶質,外施綠釉,盤內不施釉。豆,類似青銅鋪,系盛虀醢菹醬濡物的食器。清《會典》所載豆:“如高腿碗”,其特點為盤邊狹而底略平。此紅陶綠釉豆,我認為是漢代器,系生坑物,屬冥器燈具。

       三國青瓷辟邪燭臺(圖3),該器物高14釐米,長22釐米,寬9釐米。此器為三國時期東吳民間一種燭臺,背部有燭插管。造型生動,如猛獸張牙露齒,頸飾卷毛,體態碩壯,栩栩如生。辟邪,是我國古代傳說中的一種神獸,似獅而帶翼。邪穢見辟邪而遠去。因此,古代在織物、軍旗、帶鉤、印鈕等用物之上,常用辟邪為圖像。漢代就有玉雕辟邪形水注;後代的陶器、瓷器等也雕鑿成辟邪形狀,成為祥瑞之物。這件辟邪因在土裏埋藏千年之久,表面大部分釉面已剝落,只零零散散遺留幾片破碎青褐色釉,可清晰看到殘釉細碎的開片。可能因為燒造溫度較低,釉和胎面熔結不牢,長時間在地下受到各種因素的影響,大部分釉面剝離。雖然釉面剝落,但它的神韻一點不減,威風依舊。

       從我國的燈具製造工藝發展來看,漢代對戰國和秦的燈具既有繼承,又有創新。由於兩漢盛行“事死如生,事亡如存”的喪葬觀念,作為日常生活中的燈具也成了隨葬品中的常見之物。從質地看,在青銅燈具繼續盛行的同時,陶質燈具以新的姿態逐漸成為主流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