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錯亂的時光

原來就是那樣一個交界處。夏末的第一片樹葉飄落時,卻也頗有幾分淒涼。那是我每天都要經過的一條暗紅色小道,兩旁的樹木錯落有致,參差不齊,另有一處有幾棵比較高大槐樹。當第一片樹葉飄落時,以後幾乎每天都會看到同樣的景致,只是一天比一天壯觀了,仿佛可以穿梭於落葉之中,秋意甚濃。

在我做過的所有工作中,這次的工作是最為清閒的,有時候連續幾天都空守在辦公室,可謂是悠閒至極,但是悠閒中也有不足的地方,大概是也有幾分無聊。於是我想出各種各樣的方法來打發時光。

我努力爬上一個圓滾的大球,每次都無法上去站穩,時常還要跌落在地面,但是我不放棄,一次又一次地跌落,終於我承受不了每次跌落的打擊,但是有人安慰道:男孩別哭,起來繼續努力。我知道,但是可不可以先讓我放聲大哭之後再繼續勇敢?

最後事實證明,我的努力是沒有成效的。那圓滾的大球就在眼前,我只好每天藐視它一眼了事。看清楚了自己的能力,原來我是那麼的天真,但是我還要時常諷刺自己不夠天真。

在這裏迷迷糊糊地混過了半年,感覺就像是演戲一般,一切都是一場戲。身邊的人都是戲子,真真假假虛虛實實,儘管我早已習慣,但總還是覺得不夠妥切,不夠貼切。於是我把心情放飛在大自然。

九月的一天我自己去了郊外。灰濛濛的天空下籠罩著灰濛濛的大地,濃霧下麵看不到大地的生機,雖然隱隱約約看見有綠色的草坪,但是我在懷疑這是不是也是戲劇的一部分?我永遠看不到世界的美好,遠遠望去那鮮花盛開的地方,那裏是我固定缺席的世界。但是我又時常告訴自己,雖然身在最低的位置,看不到花朵綻放時的豔麗多彩,但卻不會錯過花瓣飄落在空中時悠揚飛舞的浪漫。

這時候我突然發現,原來真正美好的事物並不會闖入我的灰色空間。我只能看到凋零的美麗、即將逝去的夕陽。它們總是那麼短暫,但我還是要感謝它們,因為在我最絕望的時候看到了那種淒豔的美,有時候真想和它們一起消逝!

都說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得到彩虹。可是我發現雨後並不一定會天晴,更不一定會看到彩虹。世界已經不是想像中的世界,它在慢慢變得渾濁,被人類慢慢腐蝕之後流下的破爛瘡洞,滿目瘡痍。

於是我又想到了冬天,當然我並不真正喜歡冬天,但是我非常喜歡大雪紛飛的景致。就連夢境裏面也會經常出現那種景致,睡夢中那種朦朦朧朧的大雪紛飛還真的別有一番味道,令我每次醒來都要回味許久。夢境裏面的雪花並不像現實中那麼冰涼,我感覺它們就像棉花一樣柔和,柔和中也透著一種寒氣、一種高潔和雅致。

做夢久了其實也不是件好事,有時候我感覺夢境裏面的某些場景,就像是在現實的某個角落發生過一樣,有時候看著現實中的某個角落就像是在夢境裏一樣,自己也會糊塗。仿佛屋內外都在下雨,而自己根本分不清楚。窗外的雨停了,屋內還在繼續下雨,但是我又不想出去,於是撐起了一把傘,我微笑著面對這無奈,也許你會譏諷我。但是我撐傘並非只是為了避雨,我微笑並不等於我快樂,你根本不懂我在想什麼。

就像幾米說的那樣:人不是魚,怎會瞭解魚的憂愁;魚不是鳥,怎會瞭解鳥的快樂;鳥不是人,怎會瞭解人的荒唐。

大家都說做人好累,我也這麼覺得。要戴上假髮、戴上面具、戴上眼鏡、戴上笑容。穿上內衣、穿上外衣、再穿上外套,穿上內褲、穿上外褲、再系上皮帶,穿上襪子、穿上鞋子、再綁上鞋帶,天天都得如此,直到上天堂。

錯亂的時光之中,我突然這樣問自己,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意義?
返回列表